道中華丨習主席多次提及的“魯班工坊”到底有什么來頭?
                                          來源:“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趙愷 發布日期:2023-10-24瀏覽(10)人次 投稿收藏

                                          “道中華”微信公眾號 >>閱讀原文

                                           


                                           


                                            

                                            以“小而美、見效快、惠民生”思路設計建設的魯班工坊,是近年來國際人文交流合作中的一張“中國名片”。

                                           

                                            今年是習近平主席提出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十周年,金秋十月,第三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于北京成功舉行。十年以來,“一帶一路”合作網絡從亞歐大陸延伸到非洲和拉美,惠及150多個國家、30多個國際組織,促進了各國商品、資金、技術、人員的流通。

                                            今年的論壇上,細心的人們發現,“魯班工坊”這個詞多次為習主席所提及,這個以中國工匠鼻祖魯班命名的機構到底有著怎樣的來頭呢?

                                           

                                            01 聰明能干的魯班成為工匠的傳奇

                                            談及“魯班工坊”,便自然要談到中國膾炙人口的工匠鼻祖—魯班。

                                            “魯班”本不姓“魯”,也不名“班”。他大約生于公元前507年,卒于公元前444年,本是出自周天子一脈的姬姓貴族,因屬公輸氏,名般。因此在先秦時期,常常以公輸子、公輸般、魯般的名字出現在各類典籍之中。

                                            公輸班是春秋戰國時期魯國人(都城故里山東滕州,一說故里為曲阜),古代“般”和“班”同音且通用,因此才約定俗成的稱為“魯班”。根據史料記載,魯班出身于一個世代工匠的家庭,從小就跟隨家里人參加土木建筑工程勞動,逐漸掌握了生產勞動的技能,積累了豐富的實踐經驗,并發明和改進了多種工具和器械。

                                          圖片

                                            ▲木工祖師魯班像。此圖為清代年畫。(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有一個鋸子發明的故事,說是魯班走路不小心滑了一跤,右手掌心被草劃破。于是,魯班觀察草葉形狀,根據其鋸齒狀邊緣造出了鋸子,提高了工效。也有說法是魯班徒弟用魯班扔掉的缺口刀子削木頭,兩人各執一端,一拉一送,很快就把木頭削得整齊美觀。受此啟發,魯班將刀片切出更多口子,于是便發明了鋸子。

                                          圖片

                                            ▲魯班通過觀察小草的鋸齒而發明鋸。(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事物紺珠》《物原》《古史考》等古籍記載,木工使用的不少工具器械如曲尺(也叫“魯班尺”)、墨斗、刨子、鉆子、鋸子等工具據說都是魯班發明的。這些木工工具的發明使當時工匠們從原始繁重的勞動中解放出來,勞動效率成倍提高,土木工藝出現了嶄新的面貌。后來人們為了紀念這位名師巨匠,把魯班尊為中國土木工匠的始祖。

                                            除了土木工匠之外,很多農業、手工業甚至武器裝備的“專利權”也被歸在魯班名下。如據《世本》記載,魯班用兩塊比較堅硬的圓石,各鑿成密布的淺槽,合在一起,用人力或畜力使它轉動,就把米面磨成粉了。這就是后世廣泛使用的“石磨”。

                                            “古者穿地取水,以瓶引汲,謂之為井?!?strong>據說,第一個在地下掘出水來的人是舜帝;第一個在山區打出深水井的人是“百工圣祖”魯班。而魯班不僅發明了打井的技法,還設計了井壁以石砌壘的石井,以磚砌壘的磚井,以陶環套接的陶井,以沙灰捶抹的灰井,以木材構架的木井。后來有了防止污水流入的井臺和井亭。

                                            更難能可貴的是魯班并沒有將這些技藝私藏,而是言傳身教,并通過著書立說將這些技藝傳承于后世。中國古代的建筑技術,正史很少記載,多是歷代匠師以口授和鈔本形式薪火相傳。由匠師自己編著的書更少。宋初木工喻皓曾作《木經》,但早已失傳,只有少量片斷保存在沈括的《夢溪筆談》里。惟獨明代的《魯班經》是流傳的一部民間木工行業的專用書,現有幾種版本,具有重要的史料價值。

                                          圖片

                                            ▲山東棗莊滕州市魯班紀念館展現魯班傳授木工技藝的塑像。(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魯班經》的前身,是寧波天一閣所藏的明中葉的《魯班營造法式》,現已殘缺不全。內容只限于建筑,如一般房舍、樓閣、鐘樓、寶塔、畜廄等,不包括家具、農具等。書的編排順序比較合乎邏輯,先確定水平垂直的工具,一般房舍的地盤樣及剖面梁架,然后是特種類型建筑和建筑細部,如駝峰、垂魚等。

                                            天一閣本之后一百多年的萬歷本,更名《魯班經匠家鏡》。內容和編排有較大的改動,但缺前面二十一頁篇幅。稍晚,根據萬歷本翻刻的明末(崇禎)本,首尾完整,可以看到本書全貌。之后的翻刻本,都是從萬歷本或崇禎本衍出。

                                          圖片

                                            ▲《魯班經》。(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02 中國技術的美名傳遍“絲綢之路”

                                            中國古代工匠在技藝傳承中的無私精神,隨著漢武帝時期張騫“鑿空”西域之行而沿著“絲綢之路”逐漸向整個世界傳播開來。中華文明的包容性就在這樣的技術交流中充分展示出來。這一時期中國的漆器、鐵器、軟玉、陶器大量輸往中亞、西亞、北印度等地區,在引領了一波“中國制造”熱潮同時,也傳播了中國先進的技藝。

                                            魯班發明的穿井開渠技術也在這一期時期由中國傳入中亞和印度。公元前103年,李廣利率領30萬漢軍攻打大宛,龍首渠的技術就隨之傳到費爾干納盆地。公元前64年,漢宣帝派大將辛武賢在敦煌鑿坎兒井,后在新疆各地加以推廣,直接促進了中亞的農業生產。

                                          圖片

                                            ▲新疆坎兒井鳥瞰圖。(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進入唐宋時期,隨著中外交流的日益密切,中國“四大發明”更對全世界歷史的發展做出了極大的貢獻。

                                            大約在10世紀的北宋時期,中國人已將指南針用于海上導航。這對于海上交通的發展,中外經濟文化交流,起了極大作用。而13世紀后半期,隨著中國羅盤傳入歐洲,并不斷改進,才使得哥倫布發現美洲新大陸的航行和麥哲倫的環球航行成為了可能。

                                            同樣是公元10世紀左右,中國的造紙技術通過絲綢之路西傳,古印度從此有了用紙印刷的佛教經卷。1276年,意大利半島中部的蒙地法諾地區才建起了意大利的第一家生產麻紙的造紙場。

                                            除了人們較多關注的四大發明等非常顯赫的中華工匠技術,扇子、磨子、羅盤、鼓風爐、耕犁、輪子、馬鐙、火器、煙具和漆器等人們淡忘的中國“小技術”,也同樣對人類文明史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

                                            當英國寺院里有了中國磨子之后,神圣而虔誠的“寺院經濟”開始出現;南美洲有了中國磨子之后,用磨子壓榨甘蔗的“蔗糖經濟”開始萌生;非洲人和阿拉伯人把中國磨子帶到歐洲之后,“面包經濟”開始活躍;當歐洲人把磨子帶到美洲之后,美洲的“咖啡經濟”逐漸風靡全球。

                                            磨子經濟背后還引發了一系列勞動和休閑的變化。當中國磨子走向全球的時候,全球的農業勞動、手工業勞動開始轉向適應磨子經濟而發展,譬如小麥的大面積種植、亞洲胡椒的全球貿易、磨子工匠的流動及賦稅的新變化等,這些都是磨子技術所引發的社會文明變化。

                                            同樣,中國鼓風技術為全球農業改革和工業革命提供技術支撐,促進了農業生產、軍工制造以及建筑行業等領域的革新,尤其是鼓風技術消除了之前冶鐵高成本與低質量的障礙,它將諸多的生產資料和生產資源聚合到一起,有效地解決了冶金生產效率低下的難題,特別是為歐洲的財富積累以及全球殖民擴張提供了基礎條件。

                                           

                                            03 “魯班工坊”服務“一帶一路”

                                            自清代中葉以來,由于閉關自守等原因,中國的工藝技術逐漸落后于西方世界。改革開放后,中國的綜合國力不斷增強,中國人民不僅通過艱苦奮斗改變了過去積貧積弱的國際形象,更在全世界范圍內,對第三世界國家開展了廣泛的對外援助和技術合作。

                                          圖片

                                            ▲2022年11月29日,中亞首家魯班工坊——塔吉克斯坦魯班工坊啟運儀式上,中國駐塔吉克斯坦大使吉樹民(左二)與塔吉克斯坦總統助理納斯里丁佐達(右二)共同為魯班工坊啟運剪彩。(圖片來源:人民畫報)

                                            在對外技術合作的過程,中國盡力為受援方培養本土人才和技術力量,幫助受援方建設基礎設施,打好發展基礎。除了國家層面的對外技術援助之外,進入新世紀以來,秉承著不僅要“授人以魚”,更要“授人以漁”的原則。近年來,中國也興建了一批高水平、國際化的職業學校,在職業教育走出去的道路上進行積極探索,為共建“一帶一路”等提供了技術服務與人才支持。

                                            2016年3月8日,天津渤海職業技術學院依托渤?;ぜ瘓F在泰國大成技術學院建成我國首個境外“魯班工坊”,全方位探索并初步形成輸出職業教育優質資源、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的有效路徑。

                                            泰國“魯班工坊”,作為中國職業院校在國外開設的第一個工坊,不僅有泰國本地的學生,還有來自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柬埔寨等國家的學生。魯班工坊建成后,多次在東盟技能大賽自動化生產線賽項獲得優異成績,令學院已成為周邊職業院校乃至鄰國職業教育的資源中心。

                                          圖片

                                            ▲3月14日,在泰國大城府大城技術學院魯班工坊鐵院中心,學生在高鐵運營沙盤教學區學習。(新華社記者 王騰 攝)

                                          圖片

                                            ▲3月14日,在泰國大城府大城技術學院魯班工坊,教師(右一)給學生上課。(新華社記者 王騰 攝)

                                          圖片

                                            ▲3月14日,在泰國大城府大城技術學院魯班工坊,學生在課堂上操作自動化生產線安裝調試系統。(新華社記者 王騰 攝)

                                            通過多年實踐,“魯班工坊”陸續摸索實踐出了不少“出?!蹦J?。如在瀾湄合作機制下建設運行的柬埔寨“魯班工坊”,就是依托政府間戰略合作創建模式,即基于我國與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和國際組織簽署的合作文件,借助政府的戰略合作政策來建立魯班工坊。

                                            如巴基斯坦“魯班工坊”依托院校與教育管理部門合作創建模式,這不僅可以充分利用區域內的各種優質教育資源,還可以獲得海外教育行政管理部門的支持力量,有助于實現區域內的學分轉換和互認以及與職業教育學歷體系的有效接軌。此外還有校企合作創辦模式,即由中國職業院校攜手承攬海外大型工程或者在境外辦廠的中企,在目標國遴選優質職業院校合作,創辦魯班工坊。

                                            如今,以不同創建模式設立的“魯班工坊”圍繞“一帶一路”建設要求及中資企業在海外發展的實際需求,以“技術技能培訓+學歷教育”建立起中職、高職、本科各學段全覆蓋的海外職業教育輸出體系。

                                            從埃及的開羅到埃塞俄比亞的亞的斯亞貝巴,再到肯尼亞的馬查科斯;從泰國的大城府到印度尼西亞的東爪哇省波諾羅戈再到巴基斯坦的旁遮普省拉合爾;從俄羅斯的莫斯科到葡萄牙的賽圖巴爾,再到英國的奇切斯特……“魯班工坊”成為“一帶一路”上一道靚麗的職教風景。

                                          圖片

                                            ▲埃塞俄比亞、埃及等國記者參觀天津魯班工坊建設體驗館。(圖片來源:外交部微信公眾號)

                                            以“小而美、見效快、惠民生”思路設計建設的魯班工坊,是近年來國際人文交流合作中的一張亮麗的“中國名片”。截至2022年12月,我國已在19個共建“一帶一路”國家建有23家魯班工坊。

                                            傳承中國工匠精神和古老智慧的魯班工坊,帶著中華文明創新性和包容性的基因,正在多國多地落地生根,成為共建“一帶一路”上的“技術驛站”,也成為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加油站”!

                                           

                                            【以上內容為專家個人觀點,不代表本平臺立場?!?/strong>


                                            監制 | 王翔宇

                                            審核 | 藍希峰

                                            制作 | 胡琪

                                          (編輯:馬永

                                          [字號: ]


                                          網站聲明
                                          本網站是國家民委主管的大型公益性網站,所收集的資料主要來源于互聯網,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及用于網絡分享,并不代表本站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不構成任何其他建議也不具有任何商業目的。如果您發現網站上內容不符合事實或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請與我們取得聯系,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
                                          電話:010-82685629 電子郵箱:zgmzb@sina.com
                                          感謝您對我網的關注!

                                          最新新聞

                                          日韩高清无码视频|免费国产自线拍一欧美视频|亚洲欧洲国产综合aⅴ无码|国产黄色AV天堂